返回联盟首页 | 共产党员网

怎么说好老乡话,晓得村里事?重庆北碚区童家溪镇注重传帮带

干部状态新观察·年轻干部基层路:年轻干部 跟着“导师”练起来

[ 字体: 时间:2018-08-06 稿源:人民日报 ]

  到村里,乡镇老干部和农民说说笑笑,聊起家常。年轻干部却溜边站,低头玩手机。


  “这不是个别现象,我以前常见到。”重庆市北碚区童家溪镇党委书记赵娅说,“这种对比特别让人担心,老干部逐渐退休,这些出了校门就进机关的年轻干部,怎样才能走近农民赢得信任?”


  为此,2017年4月,童家溪镇开始试行“导师制”,请来5名有基层工作经验的老街镇干部做导师,希望他们带着年轻干部真正走进农村、熟悉农村,把自己走群众路线的好做法传下来。一年多了,年轻干部们学到了什么?


  工作摸不着门道儿


  不说农民话,不干农村事,大家自然有距离


  王涵申委屈。


  为啥呀?2013年,他研究生毕业来童家溪镇工作,联系同兴村黄桷社。“3年了,为啥大家还当我是外人?”王涵申想不通,“我见人都是笑着说好话,该办的事一件不落,从没给谁甩脸子啊。”


  “你啊,虽然在农村,但是不说农民话,不干农村事。看着就和农民不是一类人,大家自然和你有距离。”带着王涵申走家串户了几次,“导师”卢建国帮他分析,一语中的。


  对话发生在2017年4月,童家溪镇启动青年导师帮带工程。5名老干部来当导师,带着16名学员,在传帮带中悉心教授。退休返聘的卢建国就带着王涵申、李韵妍、李小敏3个年轻人,去他们联系的村社一家一户走访。“和群众打交道,得冒风雨走田坎,不是一天到晚坐办公室。”卢建国首先给3个年轻人提出了要求。


  每次走访回来,师徒四个开会总结,卢建国的话总能问得年轻人们一身冷汗。“老百姓蹲在门口招呼你坐,你就直愣愣进屋坐?”“他家里闭路电视坏了,你确实管不着,打个保修电话就行了吗?”“刚才那人要求明显不合理,你赔笑脸能解决吗?”


  “回头看,自己确实学生气重,工作细节方面有问题。”王涵申说,他逐渐学会了和农民蹲在田坎上聊天,坐在街沿边说话。村民反映了问题,自己一定跟踪到解决。对于不合理的诉求,坚决把政策解释透。


  跟着导师一年多,黄桷社村民越来越把王涵申当自己人了。“从入村路能不能修,到自家娃娃读啥学校,都愿意问我。”王涵申笑呵呵说,“这一年干的事,比过去3年都多,我心里也热乎。”


  和群众打成一片,这是第一步。年轻干部们要学的第二步,是怎么把群众工作做成功。


  “按照拆迁政策,赔偿数目没法改。”“那我不搬。”4个字,把同兴村年轻村干部张梦琦噎住了。看她讪讪说不出话,对方甩门走人。


  在导师指导之后,张梦琦再次上门。“张阿姨,你姓张我也姓张,我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拆迁政策确实是硬杠杠,但是修好了路,你以后出门也方便啊……”以情动人,以理服人。最终,张阿姨同意搬迁。


  “抛砖引玉”聊家常、“一针见血”找重点、“先抑后扬”理矛盾……老街镇们肚子里的工作经,被年轻人一条条归纳总结,成为了他们不断学习并深入实践的工作法。


  “现在不溜边啦。年轻干部到了镇里村上,张大叔李阿姨,打招呼熟着呢,也能跟人家聊到一块了。”社保所所长马宁评价自己的学员说。


  师傅给徒弟做表率


  出台导师制考核评价办法和量化考核指标表


  “在乡镇,以前来个大学生都算高级知识分子了。现在这些硕士生、博士生,我们能给人家当导师?”一开始,马宁有顾虑。


  “年轻干部,不缺学历缺阅历、不缺活力缺定力、不缺想法缺办法。年轻人的这‘三缺’,正是你们的所长。”赵娅介绍说,镇里挑选导师,看重的是他们丰富的业务工作经验和基层实际经验。


  设立导师组之后,童家溪镇配套出台了青年干部导师制考核评价办法和量化考核指标表。指标包括:每月例会、每季度谈心谈话、每年工作计划和总结、帮群众解决实际问题……


  2017年7月,童家溪镇又将“导师制”延伸至各村和社区,成立了12个“导师组”并推行“双导师制”,每组分别由一名机关中层干部及所在村、社区的书记、主任,对一两名村、社区工作人员进行传帮带。形成了“镇—村、社区—社、居民小组—网格”的纵向帮带体系。


  “这是一条好渠道,消除了老同志和新同志的代沟。”“带徒”一年多,马宁有了新感触,“以前不是不想教年轻人,就是有顾虑,怕出力不讨好,也怕有人说闲话,认为我们是‘小圈子’。现在有了‘导师制’,大大方方沟通,关系理顺了。”


  “这是一条小皮鞭,催着我们好好干呢。”卢建国说,“以前好多快到年龄的干部,都是坐等退休,哪有心思工作?现在,得给‘徒弟’当榜样,做表率。工作态度和工作能力,更得赶上来啊。”


  因为带的“徒弟”里好多博士,导师们被大家戏称为“博导”。“这个‘博导’不好当呢。”童家溪镇专职副书记曾祥喜说,“为了带好徒弟,不敢当众发言的老干部,把自己先练得能说会道。以前见着文稿就打怵的,自己改稿改到半夜两点多。”


  年轻干部快速成长


  既学了经验方法,也学了担当情怀


  “在乡镇,没有干部是专职干嘛的,遇到急难险重和突发情况,说上就得上。以‘导师制’为纽带,我们形成了一批能力强、会成长的干部小组。”赵娅介绍说。


  童家溪镇有一座铁路桥,地处要道。一些居民在桥下违章搭建起80多间房屋,不合政策法规,也充满安全隐患。


  怎么解决?


  “导师带着我干这个项目,我们首先帮经营户找退路、找后路。”童家溪镇安监办青年干部龙雯说,导师告诉她,“拆,肯定要拆。但我们不能只想着砸人饭碗,先帮他们找好在哪里可以再租场所、合理合规做生意。再跟他们讲为啥一定得拆的道理。”


  看到干部们先为自己想辙,经营户也通情达理。财政没有赔偿一分钱,80多户全部主动拆除,涉及4万多平方米。


  “工作经验和方法,我们青年干部要积极学。老前辈们身上的担当和情怀,我们更要学。”镇里的年轻干部殷洁说,有天凌晨,有居民反映紧急事件。她向导师求助,导师不只通知了有关部门,还带着她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不再只是坐办公室写材料,有导师搭桥指路,童家溪镇的年轻干部承担起大量急难险重和突发工作,工作能力和成效赢得大家的认可。近段时间,童家溪镇提拔了11名35岁以下的干部,多半在30岁以下。


  现在,老少干部的工作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拍照填表的督促性“条条框框”也逐渐淡化了。还有“青年干部上讲台”“互动交流学习月”“导师制考核评价”等一批做法逐渐成熟。“导师制”在不断总结中完善,领着一批又一批的年轻干部,走进“农门”。

责任编辑:王丽燕

主办单位:中共安徽省委组织部
承办单位:安徽省党员电化教育中心
协办单位:安徽省农村综合经济信息中心   安徽智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皖ICP备05006509号 网络110 不良信息举报 党建网站联盟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450号